侧边导航 拖动可排序

词条终末的起源 8

泣寒惊羽  2020-07-21 00:13:19  [历史记录] 308

本文也发布于起点中文网。

https://book.qidian.com/info/1021238865
或者起点APP搜索《终末的起源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我和康斯坦丁、格里芬、波普雷德以及乔安娜来到了地图上显示的目标点,寻找被孤立的AGS。

  这次任务,乔安娜不顾康斯坦丁劝阻,执意要同我们一道前往,面对如此强硬的乔安娜,我别无他法,只能点头。

  “你们看那里。”格里芬叫住我们,指着一个身体缠绕着黑红触手的机器人道,“是机器人!”

  康斯坦丁望了一眼,脸色一变,格里芬也想起了什么,咬牙切齿道。

  “该死,晚了一步,好像已经被感染了……怎么办,要撤退吗?”

  康斯坦丁沉吟了一会,望着我建议道:“不,我认为最好消灭它们,现在铁虫还没能完全寄生,这正是它们最脆弱的时候。”

  “如果能消灭它们,对我们之后的寻找非常有利,能极大程度的减少铁虫的干扰。”

  格里芬听后也露出认同的神情,大家意见一致,我于是点点头,但眼角的余光仍瞥了一眼乔安娜。

  虽然乔安娜已经修复完成,但一路上我仍有些担心她的身体。

  乔安娜察觉到了我的视线,别过头,不与我对视。

  我叹了口气,道:“去吧,老样子,康斯坦丁负责指挥。”

  做为一个指挥官,所有的命令并不需要我一个个去下达,细节上,康斯坦丁做的比我好。

  “是!”

  [是]

  战斗算不上多么激烈,还未完全控制机器人的铁虫们根本没有太多反抗能力,只是闻讯增援而来的铁虫以及完全被铁虫感染的机器人稍显棘手,但根本无法击穿乔安娜的盔甲。

  最后在康斯坦丁的指挥下,她们很快清理干净这些敌人。

  战后。

  格里芬抱怨道:“呕……看到它们我就觉得恶心,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了。”

  康斯坦丁和乔安娜相视一笑,她们比谁都清楚这位姐妹的洁癖,这样的场面对她的心理确实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

  趁着她们休息的间隙,我问道:“那就是感染吗?”

  康斯坦丁回答:“是的,电子电路被铁虫寄生后,AI会一瞬间失去自控能力,不久之后就会变成铁虫的一员。”

  “侵蚀这些机器人的正是铁虫的幼虫,它们会将自己隐藏的很好,直到发动攻击的前一刻才会暴露自身,从实际来看,这样的幼虫对于机器人是最具威胁性的。”

  话毕,康斯坦丁好像想起了什么,对着格里芬道:“格里芬,能麻烦你侦查一下周围的情况吗?我担心还有隐藏起来的幼虫。”

  “知道了……”格里芬有些没精打采的回应道。可能真被之前那一幕深深的刺激到了。

  “对了,主人,波普雷德说有要向你汇报的事项。”

  “哦?”我稍显惊讶,问道,“什么事?”

  [波普雷德开始报告]

  这个矮小的蓝白色机器人仍在一丝不苟的履行程序。

  [指挥官您好,我们部队并没有被全歼,我发现了幸存者]

  “什么?你说幸存者?”我讶然。

  [请您等等……博伦,出来]

  博伦?我循声望去,只见一个双足着地,支撑着一个硕大的黑色圆球的机器人正在朝我们走来。

  [这个机体就是CT 2199W 博伦]

  *未知的机械声音*

  博伦突然发出莫名的噪音。

  康斯坦丁疑惑道:“嗯?博伦是怎么了,是出故障了吗?”

  [正在说欢迎语,很遗憾,它的语言模块已经出现故障了]

  波普雷德给我们解释道。

  [但是不要担心,通信接口仍然完好,我会告诉你们发生了什么]

  *未知的机械声音*

  [不是的,博伦,与PECS的产业相比,黑河财阀的技术只能算是二流,要是黑河的重工业还能再好一些的话,你的语言模块就不会出现问题了]

  隐隐的,我从波普雷德的机械腔调中听出些许的幸灾乐祸。

  *嘈杂的机械声音*

  [没用的信号貌似不用翻译,只翻译有用的就好]

  末了,波普雷德又补充了一句。

  [技术就是PECS最大的产业]

  *长机械音*

  [前面已经省略了,博伦要传达的信息如下:我们的部队自被袭击以来,第一次找到反击的机会,但是我们没有发现这其实是它们的陷阱,反而觉得有机可乘,所以指挥官下达攻击命令时,铁虫出现了,那时,从铁虫部队里出现了一个巨型生物,然后指挥官机器人就被袭击……啊?狙击……狙击啊]

  好像被博伦提醒了一下,波普雷德当即开口,作为一个机器人,它依旧严谨。

  [一击击垮,指挥官当即宕机,损毁度达到百分之七十五以上,指挥系统陷入混乱,铁虫的幼虫趁机扑上来感染剩余机体]

  *机器音*

  [这就是所有的情报]

  [那个巨大的铁虫十分可怕,康斯坦丁小姐,你似乎有什么想说]

  “连接体。”康斯坦丁眉头紧皱。

  “连接体?”我问道

  “嗯,就像指挥官一样……当然并不是指您,是指铁虫的队长,一般而言,一个区域只有一个。”

  “那里应该会有好几个……”说到这,康斯坦丁面色犹豫,“这一点我想回去后和您深入谈谈,您能下达返回利维坦的命令吗?”

  我心中虽然存着疑惑,但是我仍听从了康斯坦丁的建议,带上了博伦,一同返回了利维坦。

  作战会议室内,康斯坦丁主持着作战会议。

  一上来,康斯坦丁就开门见山的说道。

  “那个连接体非常麻烦。”

  “如果它隐藏起来袭击指挥官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  “我倒是觉得……”格里芬提议道,“我们可以藏起来偷袭它。”

  “那可不容易。”康斯坦丁摇摇头,这个方法她也想到了,“波普雷德的意思是,隐藏在铁虫周围进行狙击。”

  “呵呵,康斯坦丁,真让吾失望,只是这样的怪物而已,区区跟踪狂怎比得上我这经历了亿劫岁月的神明。”

  尖细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。是LRL。

  “你又讨打了是不是?”格里芬摩拳擦掌,盯着LRL的头部,似乎在犹豫从哪下手。

  “等等。”康斯坦丁喝止住了格里芬跃跃欲试的动作,她问道,“跟踪狂是什么意思,LRL,你知道那个连接体铁虫?”

  “库库库~阿卡西克没有指示…………好痛!”

  话还没说完,就被忍无可忍的格里芬一拳砸下,疼的泪花都被挤出几滴。

  “好好说话。”

  “你这个恶霸……”

  “嗯?”格里芬瞥了一眼LRL,拉长音道。

  “咕……之前听拉维塔说过那个怪物,并且称呼它为跟踪狂。”

  “在之前的一次战斗中,拉维塔曾冲进铁虫堆里,可能因为纠缠太久,那个铁虫就出现了。”

  “所以呢?”格里芬轻轻摸着LRL的头问道,“继续说。”

  LRL一脸不情愿,但仍是说道:“然后那个怪物突然射出激光,拉维塔猝不及防挨了一下,受了伤。”

  “拉维塔姐姐?”康斯坦丁有些激动。

  “但是之后的攻击都被她避开了。”LRL赶忙解释道,“总之就是因为遇到了那个怪物,拉维塔才无法继续战斗,玛丽还想狙击来着……”

  LRL突然止住话头,试探性的问道:“你们要狙击它?我可以上灯塔给你们照明。”

  “哈。”格里芬嗤笑道,“你可真是个厚脸皮的家伙,那里应该有一些敌人在隐蔽,要是被埋伏了怎么办。”

  “这也是个问题,我们没有足够数量的姐妹,而且狙击这一方案应该是行不通了。”康斯坦丁凝眉沉思着。

  “还不如偷袭呢,那帮家伙总是喜欢呆在一个地方,位置应该更容易确定。”格里芬建议道。

  “我们没有那么多的兵力能够突入……不然就先躲着吧。”

  “好像很难。”格里芬摇头,“蒲婷姐说动力库和储存库的恢复还需要时间,我们至少要撑过这几天。”

  “而且铁虫还在四处寻找着人类,他们迟早会找到这里的。”

  我默默的听着,并不急于给出自己的意见。

  格里芬说的对,利维坦还没有做好远航的准备,我们依然要回到地下船坞进行补给。

  无论我们想或者不想,更别提有我这个人类在,迟早都会被铁虫发现。

  我们至今还不了解它们是依据什么来寻找人类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很管用。

  蒲婷曾私下和我汇报说,附近的铁虫数量正在逐渐上升,好像已经察觉到了什么。

  但康斯坦丁说的也有道理,我们并没有那么多的兵力,很多作战方案都无法实施……

  我将一条条情报剖析、串联,最后得出结论——

  “要怎么办?”康斯坦丁轻声的询问打断了我的思绪。

  “没有办法了。”我扫视众人,最后与康斯坦丁对视,道,“必须要消灭跟踪狂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康斯坦丁点头,“其实格里芬也那么想,她觉得我们如果陷入防御战很有可能会全军覆没。”

  我望向格里芬,她点点头,表示确实如此。

  “先确定跟踪狂的位置,再决定之后的作战计划。”

  我选择了一个比较稳妥的方案,大家都没有反对。

  “那就这么决定了,大家都下去准备吧。”

  康斯坦丁等人得到我的许可,马上开始行动起来。

  作战会议室里只剩下我一人。

  靠着柔软的座椅,仰望着天花板,我心中思绪纷杂。

  真的……只有这个办法了吗?是不是太勉强了?

  手上的筹码太少,固然每一步都小心翼翼,可当敌人拥有绝对优势又避无可避时,留给我们的选择其实也不多了。

  时至如今,我们已经没有了退路,因为就像格里芬所说的。

  事情不可能变得更坏了。

  

终末的起源9-11

  

没用(0)

6人点赞

创建于2020-06-11 19:43:40 举报帖子

  • 选择关注的人

贡献值

声望值

粉丝

  • 选择关注的人
我哪里做的不好,你可以告诉我么?

为作者打赏K币

选择赞助方式

请使用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