侧边导航 拖动可排序

词条终末的起源 6

兔兔酱  2020-06-02 10:21:42  [历史记录] 305

本文也发布于起点中文网。

https://book.qidian.com/info/1021238865
或者起点APP搜索《终末的起源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    我和康斯坦丁、格里芬以及乔安娜走在了城市的废墟中。

  “好奇怪,救援请求好像中止了,虽然能够看到最后发送信息的位置……”康斯坦丁语气犹豫道。

  她害怕这是铁虫的一个陷阱,目的就是将她们这些反抗军捕捉、灭杀。

  “万一是姐妹们的信号呢,我们还是去看看吧。”格里芬语气难得有些坚定,“康斯坦丁,把最后的位置共享出来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康斯坦丁操作了一下手上的仪器道,“已经放到这个控制台地图里了。”

  “主人,我们走吧?”

  “嗯。”

  其实我并没有太多的犹豫,目前的情报并不足以支撑任何猜想,不着边际的猜测不过是徒费心神,无论怎样,我们都得去看一眼。

  “小心。”格里芬低喝了一声,“前面有敌人,数量是……四只,都是最低级的杂兵。”

  这个数量对于目前的我们来说,问题并不大,甚至不需要我亲自指挥。

  我一颔首:“去吧,速战速决。”

  “是!”三女低声应道。

  很快,在乔安娜的吸引下,四只铁虫不约而同的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她的身上,随即被隐藏在一旁的康斯坦丁与格里芬轻而易举的消灭。

  消灭了铁虫后,我们小心地向着信号源进发。

  走出了一栋倒塌的建筑后,刺眼的阳光再度直射而下,我这才发现我们已经穿过了几乎一整条街区。

  “不对劲。”康斯坦丁伸手拦住了大家。

  她轻抬下颌,示意我们看向一处。

  我极目望去,才隐约发现有三个黑灰色的身影在远处晃动,特别是其中一只,身形巨大,行进之间的脚步声就算在此处也隐隐可闻。

  “是重装攻击型铁虫。”就连乔安娜都眉头紧皱,这位英勇的骑士难得的露出了凝重的神色,这种铁虫的子弹能够轻易穿透她的铠甲,她引以为傲的防御在它面前形同虚设。

  格里芬稍稍抬高了身形,盯着那三道身影良久,长舒了一口气:“还好,只是个大刺。”

  “大刺从来不会单独出现。”康斯坦丁提醒道,她已经看到了那只走在最前方的铁虫,它没有双手,也没有武器,只有一块盾牌紧紧的固定在身前,那是一面大小足以遮盖其本身的盾牌,如果说之前遇到的铁虫唯一的价值是为了杀戮,那它的存在只有一个作用——保护。

  最坚硬的盾,最锐利的剑,在覆灭后的如今,这个配置对生化种来说无异于宣告死亡。

  “啧。”格里芬咂嘴,“那怎么办,等他们离开吗?”

  康斯坦丁没有回答,凝神看了许久,叹气道:“他们好像在寻找些什么,一直在这附近徘徊。”

  “会不会和我们要找的一样?”格里芬问道。

  康斯坦丁摇摇头,她也无法给出答案,纵然与铁虫的战争已逾百年,但是反抗军对于铁虫的认知仍留停留在一百年前。

  失去了人类的她们,就连工具都算不上,若不是有拉维塔与玛丽聚拢残军,只怕她们早已湮灭在百年战争之中。

  而此刻,放在康斯坦丁眼前的问题是,若要前往信号源,这一仗恐怕不能避免,可是……她们做得到吗?

  “可以赢。”突兀的,我打断了康斯坦丁的沉思。

  “以前的你们或许无法抗衡,但是如今你们已经不同以往了。”我眼神扫视过三女,一字一句道,“现在,你们有了我。”

  康斯坦丁眼神中骤然迸发出无尽的神采,这个瞬间,这名人类仿佛化身成了太阳。她心目中的太阳。

  如此耀眼、如此温暖,让她不禁想要触摸。

  一时间,她竟有些痴了。

  我望着视线尽头的铁虫,用胜利宣言般的语气:“我们会赢的,一定会。”

  “格里芬,你的导弹齐发能够将大刺瞬间击杀吗?”我放缓语调,一味激昂的演说可能会让战士失去最基本的判断力,这并不是毫无胜算战斗,所以我并不想如此做。

  格里芬沉吟许久,最后慢慢地摇了摇头。

  “那加上康斯坦丁呢?”

  “不行的。”回过神来的康斯坦丁解释道,“铁虫盾卫会拦下所有针对大刺的攻击,而大刺能轻易穿透乔安娜的铠甲,这就是他们的难缠之处。”

  原来如此。

  我食指摩挲着下唇,默默的思考着。

  如果说无法第一时间解决大刺,那或许我应该换个思路?

  换个……方向?

  “格里芬,我们有办法绕到它们身后吗?”

  格里芬挠挠头,小心的展开了地形探测雷达,康斯坦丁和我围了上去。

  格里芬眼睛一亮,指着地图上某个位置道:“从这里,穿过这栋大楼,再穿过这条街,应该就可以了。”

  “那还等什么,走吧。”乔安娜也明白了我的战术,有些迫不及待道。

  “等等。”康斯坦丁拦住激动的二女,指着那条街道,“这条街上几乎没有任何掩体,穿过时很容易被发现。”

  我定睛一看,果真如此,街道仿佛被清理过一般,干净的异常,只有寥寥几部汽车残骸。

  只是事到如今,由不得我们磨磨蹭蹭了,现在已经是下午时分,若是再继续犹豫下去,很快便要入夜了,亮度对铁虫可没有太大影响,但是依靠视觉作为主要索敌方式的生化种战力则会大打折扣。

  不能再等了!我当机立断,无论如何都得先试试再说。

  我带着大家穿过了大楼,来到了空旷的街道,太阳仍在不断西斜,明亮的阳光中开始生出一丝丝的血红。

  太阳快要落山了,我望着极远处的三道身影,在这个距离看来,他们就像是三个小点。

  我狠下心,挥手道:“就是现在!”

  街道比想象中的宽阔,在紧张的心理作用下,寻常十米的距离在现在是那么遥远。

  纵然如此,我们依旧很快的穿越了街心,眼看就要到达对街时,我无意间瞥见了极远处的三个黑点突然闪烁了几下黄光。

  “危险!”乔安娜猛地将我推离原位。

  哒哒哒。

  枪声姗姗来迟,一颗子弹射入了乔安娜的左腰,将那本该坚硬无比的保护盔甲像是纸片一般撕开后,从右侧无情的离去。

  我瞪大了眼睛,瞳孔骤然缩小,眼睁睁的看着乔安娜倒在我怀里。

  远处,黄光再闪,我心脏一紧,抱着乔安娜朝着路边滚了几圈。

  咻咻咻。

  掠过的子弹都仿佛在嘲讽我,发出了有节奏的尖啸。

  我咬着牙,抱起无法行动的乔安娜,狠命朝着楼内跑去。

  幸运的是,我们的位置距离建筑已经很近了,几大步之后,我躲藏进了楼内。

  就是在这样的距离,几步之遥,我们便损失了一位队员。

  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,若不是我的急功近利,选择了一条风险极大的路线,乔安娜就不会为了掩护我受伤。

  现在的我们,不光行踪暴露了,而且还损失了一位极其优秀的战士。

  我是人,自从苏醒后我第一次那么清晰的的感受到。

  我并不是乔安娜口中的救世主,也不是康斯坦丁口中智慧的化身,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罢了。

  我不是唯一的,我是仅剩的。

  仅此而已。

  一只手轻轻搭上了我的肩膀:“主人,现在该怎么办。”

  我惨笑道:“主人?康斯坦丁,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罢了,你看看我都做了些什么?我害……”

  康斯坦丁的双唇将我还未吐出的话语压了回去。

  我瞪大眼睛,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康斯坦丁。

  她亲了我,在这种时候?

  我贫瘠的大脑无法理解这种行为。

  她吻着我,直到差点窒息,终于肯放过我。

  “清醒点了吗?主人。”康斯坦丁用难得的口吻教训道,“犯了错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深陷入错误不自知的人。”

  “我们的主人,并不是永不犯错的神,而是一个能在一万次失败后,带领我们走向胜利的人。”

  “我们是生化种……”康斯坦丁眼神平静的令人窒息。她道,“我们可以给予主人一万次重来的机会,只要您不放弃,现在的我,下一个我,下下个我,一万次失败之后的我……都将是您最忠诚的仆人。”

  我怔住了,片刻后回过神来,干巴巴道:“这……算告白吗?”

  康斯坦丁露出微笑,倾身到我耳侧,咬着我的耳朵。

  “谁说不是呢。”

  

终末的起源 7


没用(0)

7人点赞

创建于2020-05-24 22:57:24 举报帖子

  • 选择关注的人

贡献值

声望值

粉丝

  • 选择关注的人
我哪里做的不好,你可以告诉我么?

为作者打赏K币

选择赞助方式

请使用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