侧边导航 拖动可排序

词条终末的起源 1-3章

兔兔酱  2020-05-22 10:21:50  [历史记录] 1426

本文发布与起点中文网。
https://book.qidian.com/info/1021238865
或者起点APP搜索《终末的起源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好疼,背部仿佛裂开了一般,身体被疼痛死死的按在了地上,根本就动不了。

  身体仿佛被抽干一般的虚弱,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。

  我是谁,我在哪?

  一想到这,脑子就泛起剧烈的疼痛,只是此刻连叫喊都成了奢望,因为我根本无力张嘴。

  “还活着!拉维塔说的居然是真的,再晚一点可就要出大事了。”

  “格里芬,我们终于找到人类了,找到了……我们的主人。”

  “哼,什么主人啊,我还没同意呢,这不就像是死猪一样躺在地上吗?”

  窸窸窣窣声在我耳边响起。

  那是什么?是谁在摸我的脖子。

  我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温暖从两侧贴在我脖颈上,好像有什么东西注入了我的身体,带给了我微薄的温暖。

  我饥饿的吞咽着那道温暖,恨不得将这份温度榨取的一干二净。

  藉由那道温暖,我不知从何处生出一股力量睁开了眼。

  眼前,两个女孩正在交谈着什么。

  “注射这个就可以了吧?”

  一名戴着眼镜,身穿女仆制服,头发上还带着雪白的缎带的女性如此说道。

  她手里拿着一根针管,只是里面的液体已经所剩无几。

  “大概吧……”另一名女孩有些不自信的说道,她挠了挠那如同麦田般金黄的头发,“拉维塔是那么说的。”

  渐渐地,我感受到一股温暖在体内复苏,我于是有了说话的力气。

  我有些虚弱的问道:“这是哪?你们是谁?”

  “您醒了!”那名女仆穿着的女孩露出了笑容,她轻轻扶起我,将我的头枕在她柔软的大腿上。

  “我叫康斯坦丁,她是格里芬。”康斯坦丁温柔的解释道。

  “闭嘴康斯坦丁!谁允许你告诉他的我的名字的!”穿着奇异,在后腰还佩戴着一个奇异装置的格里芬气冲冲道。

  机翼?喷射器?我绞尽脑汁的寻找着这个装备与记忆的关联。

  一无所获。

  康斯坦丁冲她笑了笑,又转回头和我说道。

  “您能醒过来真是太好了,我的主人,只要您下达的命令,我们都会拼上性命去做的。”

  说着,康斯坦丁的眼眶中竟泛起了泪光。

  为他人献出生命是那么值得开心的事情吗?我有些不解。

  康斯坦丁看出了我的疑惑,她擦了擦眼睛,微笑道:“就算主人失去了记忆也没有关系,只要您下达了命令,事情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  “万一他下达了一些奇怪的命令怎么办。”格里芬忧心忡忡道。

  康斯坦丁没有回应,我却是不能理解她话中的意味。

  我还想问更多的问题,可是身体却无法动弹。

  “虽然并不担心这点,但是还是解释一下就好,就算需要点时间,也有助于我们之间的了解。”

  康斯坦丁自我介绍道:“见到你很高兴,主人,我是家庭警卫用生化种——康斯坦丁。”

  一旁的格里芬冷哼一声,扭着头道:“人类,我是机动型攻击用生化种——格里芬。”

  紧接着又补上一句:“不过还是不要叫我的名字故意套近乎,我可不像其他人一样期待人类。”

  “格里芬……”康斯坦丁提高音量,“这是自我介绍?就不能有点礼貌吗!”

  格里芬刚想回应,我就惊异的开口问道:“生化种?你们不是人类吗?”

  “啊,您可能还有许多疑问,但是时间不多了,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?”

  “我……我叫山田”我遵循着记忆的残片,亦是本能的吐出了这两个字。

  其实我也不知道山田到底是我的名字,还是其他的什么。

  但是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从现在开始,我就叫山田了。

  “好的……山田君,铁虫很可能会追到这里来,我们最好赶紧离开这里。”

  这时,建筑外传来一阵隆隆声,伴随着一阵阵奇异的脚步声。

  “嘁,康斯坦丁!”格里芬大喊道,“被发现了,探测到东边通道有敌人,距离是……500米以内!”

  康斯坦丁露出惊容:“那么快?再扫描一下其他通道,有……”

  话到一就被格里芬就毫不客气的打断了,身后的奇异装置喷出火焰,将她渐渐推到半空。

  “没时间了!战斗吧康斯坦丁,敌人数量是六,而且分成了两批,再说了……”格里芬居高临下的俯视了我一眼,“再说我们现在有了人类,有了命令,我们就可以战斗了!”

  被格里芬那么一说,康斯坦丁似乎也有些心动的看了我一眼。

  但随即摇了摇头:“还是找找通道吧。”

  轰!

  轰鸣声更靠近三人所处的地方了。

  格里芬悬浮在空中,咬牙搜索着能逃离的通道。

  “没有可以使用的通道吗……这帮家伙,把门砸了!”

  “没有其他路了!”格里芬皱眉道,“但是我们应该能战胜东边通道里的小股敌人,只要……”

  格里芬看向了我,康斯坦丁不约而同的扭头看来。

  “只要他下达命令,我们就能做得到。”

  闻言,康斯坦丁苦涩一笑:“是我的失误,我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危险,山田君,你能给我们下达破坏命令吗?”

  说完,康斯坦丁收起笑容,面容坚毅,浅绿的眼睛静静的盯着我,在等我做出最后的决定。

  我没有立即答应,反而问道:“破坏命令?那是什么?”

  “我们没有人类指挥官的命令时,除了防御外,是不可以进行破坏的举动的,但是……”康斯坦丁突然有些激动的解释道,“但是……只要是您下达了破坏命令,我们就会拼上全部,义无反顾的保护您!”

  我冷静的问道:“和谁战斗,铁虫吗?”

  一旁看着我们的格里芬这时插嘴道:“当然是铁虫啊,你不会连铁虫都不知道吧?”

  铁虫……

  一想到这个词,我就头疼欲裂,就好像有人拿刀子扎进我脑子一样。

  康斯坦丁见状赶紧上来扶着我。

  “那好吧,我就给你解释一下。”格里芬身体在空中轻轻摇晃,给我解释起了铁虫。

  格里芬的叙述就好似流水一般,滴在这空荡荡的建筑里,是那么的令人出神。

  当我听到铁虫这个词的瞬间,我就感觉仿佛有无数的东西塞进我的脑海里。

  捕食!覆灭!异端!恶魔!

  无数的片段在我眼前闪过。

  我想起了。

  我突然回忆起了,铁虫是我的敌人以及……战斗的方法。

  这些知识仿佛潮水一般涌现出来。

  “呃,你没事吧人类。”格里芬见我脸色不好,有些紧张,局促道,“对不起啊,我……我并不想让你丢面子的……你干嘛那么看我。”

  “我会下达命令的。”我冷静的说道,没有一丝丝的迟疑。

  “你没事吧,失去了记忆要怎么指挥战斗呢?”格里芬满脸疑问,她怀疑是不是刚刚的话刺激到了这个脆弱的人类,毕竟他看起来就有些弱不禁风。

  康斯坦丁也有些担忧的望着我。

  “相信我。”简短而有力的吐出这句话,我抬头对上了格里芬的视线。

  那双蔚蓝眸子里有着些许疑惑、不解。

  而康斯坦丁则是注视着我的双眸好一会,才呼出一口气,露出微笑道:“战斗女仆康斯坦丁,随时准备执行命令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我和康斯坦丁?”格里芬喃喃道,“这是什么糟糕的战斗配置。”

  康斯坦丁倒是很平静:“我们收到命令了,那么……就应该去执行。”

  “啊!”格里芬有些抓狂的大叫起来,“真是的,懒得想那么多了!按照他说的做就好了吧!我先去东边的通道。”

  身后的推进器陡然加大功率,身体像是游鱼一般,在空中转了个弯,直奔东边。

  另一边,康斯坦丁冲我歉意一笑,我摇了摇头以示无碍。

  很快,我和康斯坦丁跟上了有意放慢速度的格里芬。

  她正躲在一块大石后面,见到我们后,将食指贴在软弱的嘴唇上,示意我们不要出声。

  我和康斯坦丁弯着腰进入另一处掩体。

  “敌人在二十米外,数量是两个,要怎么做。”康斯坦丁迅速探了个头,向我报告道。

  其实不必她开口,在躲进掩体的一瞬间,我就已经看到了那两只名为铁虫的怪物。

  短小而有力的双足支撑着臃肿、扁平的躯体,它们好像没有所谓“双手”和“眼睛”的器官,取而代之的是一架多管机枪和散发着冷光的导弹口。

  没有多余的部件,好像其本身被创造出来的唯一价值就是杀戮。

  我低声对康斯坦丁道:“一人一个,解决掉它们。”

  康斯坦丁点头,没有使用通讯器,而是冲着格里芬笔划了几个手势。

  格里芬颔首,表示收到。

  二人等待了一会,几乎同时冲出掩体,格里芬手持的微型导弹发射器喷射出耀眼的火光,四枚导弹同时发射,瞬间就将一只铁虫淹没,爆炸的余波甚至还覆盖到了另一只铁虫。

  康斯坦丁则是镇静的端起温彻斯特,等到铁虫被导弹冲击得无法保持平衡的瞬间,她扣动扳机。

  碰!

  子弹穿透了铁虫的身体,余势不减的射向它身后的柱子。

  噗。

  又是一声轻响,在混凝土的柱子上留下了一个弹孔。

  那只铁虫随即瘫倒在地,显然是无法继续活动了。

  “干得漂亮!”格里芬兴奋的在空中不停地转着圈。

  完美的配合,我也在心中赞叹到,转头瞥了一眼康斯坦丁。

  而康斯坦丁仍保持着射击时的姿势,眼神注视着枪身,神情复杂,似是怀念,又像是释然。

  我没有打扰她,因为我在她身上感觉到了同样的情绪。

  但是一阵密集的脚步声打断了我们。

  “糟了,这是诱饵!”格里芬惊叫道,“剩余四只铁虫已经锁定了我们的位置,它们正快速的穿过隧道,直奔这里。”

  康斯坦丁收起了那份思绪,静静的看着我,我沉默了一会,开口道。

  “他们的阵型如何。”

  “一只在冲在最前面,其他三只紧随其后,相隔不到五米。”

  “很好。”我面露喜色,“一会格里芬等我的命令,康斯坦丁优先将最前面的铁虫射伤,记住,是射伤,让它不能行动即可。”

  二女虽然不解,但是仍然点头,表示执行命令。

  没多久,第一只铁虫就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里,你很难想象那样短小的双腿是如何拥有如此迅捷的速度的。

  我一挥手,康斯坦丁会意,扣下扳机。

  碰!

  精准的一枪穿透了铁虫的腿部,铁虫瞬间失去平衡,籍由惯性在地面上飘行了几米。

  失去了一只脚后,它已经无力支撑起那臃肿的身体,几次试图站起,无一例外都跌回地面。

  见状,紧随其后的三只铁虫减慢速度,打算绕过那只受伤的铁虫。

  就在这时,我大吼道:“格里芬!全弹发射!”

  格里芬瞬间按下手中的按钮,四枚导弹齐齐射出,狭小的隧道内,爆炸的火光将四只铁虫尽数笼罩。

  不久后烟雾散尽,四只铁虫,无一生还。

  格里芬发出胜利的呼声。

  “战斗也没什么难的嘛。”

  康斯坦丁微笑道:“是的,虽然是第一次,但是做的已经非常不错了,不过这些铁虫不过是最下级的战斗序列,实力确实不强。”

  说着,康斯坦丁语气凝重道:“你是不知道高级的铁虫,【连接体】有多可怕吗?”

  格里芬收起笑容,挠了挠头,转而对我说道:“人类,刚刚是怎么回事,你学过战术吗?”

  “还不错嘛,哼……也不是特别完美,也就一般吧。”

  “对了。”格里芬后知后觉的想到,“你不是说要问我事情吗?你想问什么?”

  重头戏来了。

  我深吸了一口气,开口问道:“为什么我是指挥官?”

  这个问题康斯坦丁给出了答案:“人类灭亡以后,我们第一个找到的就是主人您。”

  “人类灭亡了?!”我心脏骤然收缩,有些不敢相信。

  康斯坦丁意识到自己的话刺激到了我,语气放缓道:“虽然不记得了,但是人类确实已经灭亡了。”

  “突如其来的铁虫结束了人类机械的命运,失去武器的人类已经无法抗衡。”

  “生化种虽然努力对抗,可结果……”

  康斯坦丁哀叹一声,眼神落寞。

  人类的覆灭,似乎有些让人难以置信,果然我的记忆都消失了吗。

  可是为何,我注视着眼前的康斯坦丁,反而是她比我还要忧伤。

  这一切真是太奇怪了,我觉得还是应该首先了解更多的情报,补充我的记忆。

  “说起来……你们一直自称生化种,生化种是什么?”

  格里芬插嘴道:“你问的好奇怪啊,难道不是人类制造的我们吗?你连生化种都不知道?”

  康斯坦丁瞪了格里芬一眼:“主人的记忆现在还没完全恢复,我来给主人介绍一下吧。”

  “我们生化种是依靠生化种学的方法,将人类的细胞作为基底制造出来的,目的是为了侍奉人类。”

  “比如我们,是为了战斗而接受过训练的生化种,也正因如此……在人类灭亡以后,我们能够继续进行抵抗。”

  原来如此,怪不得没有人类的命令就无法进行破坏。

  能够残喘至今,真是辛苦她们了。

  “您还有什么要问的吗?”

  我摇了摇头:“没有了,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。”

  “好的,我们去和总部联络一下……格里芬?”康斯坦丁看向了一旁的格里芬。

  “嗯,我去连接通信。”过了一会,格里芬迟疑道,“诶……联系不上?是出故障了吗?”

  “为什么会这样。”

  格里芬挠了挠头:“信号已经发出,但好像没有人接收信息,我也不清楚。”

  康斯坦丁猜测:“难道是……发生了什么?”

  “我们去看看?”

  “不,我们还是先去避难吧,避难所就在灯塔下面,以主人的安全为优先。”说着,康斯坦丁向我望来,应该是在征求我的意见。

  为大家的安危着想,这个建议确实不赖,我点头同意了。

  于是我们三人穿过隧道,来到了地面上。

  我举起手遮挡着有些刺眼的阳光,余光环顾四周,皆是荒废的楼房,道路上的设施也都破旧不堪。时隔多年,大自然再次得到了生态圈的统治权,无数的绿植覆盖其上,街道上杂草丛生,显然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人清理了。

  格里芬飞上天空寻找道路,我则是默默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,心中有种莫名的哀伤。

 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,人类究竟为何灭绝,铁虫……到底是什么。

  无数的疑问环绕着我,等待我给出答案。

  我扶着额头,呼吸略显急促,一旁的康斯坦丁担忧的看着我,但是没有来打扰,或许她比我更想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。

  我深吸了一口气,仰望天空,无论怎么样,路还得走,先走一步算一步吧。

  就在这时,一道人影急速落下,是格里芬。

  她急匆匆道:“铁虫就在这附近,数量很多,不打一场肯定是冲不出去了,可是为什么会那么多啊……”

  康斯坦丁疑惑道:“可能是……因为主人?”

  “可能性非常大,不过你怎么知道。”

  “在覆灭战争时,铁虫就能够找到人类,其中就有一些非常奇怪的事……反正,这样待下去是不是很危险?”康斯坦丁有些不愿多说,转移了话题。

  “嗯,包围圈在不断缩小,该怎么办?好像没有退路了。”

  “主人,该怎么办?”

  二女同时望向我,我低着头沉思了一会:“真的不能绕道了吗?”

  格里芬摇摇头:“不行,我之前已经观察过了。”

  “那就硬突围吧。”

  “难道就没有其他方法了吗?”康斯坦丁问道,“格里芬,包围圈的薄弱点在哪?”

  “在东边……可是康斯坦丁,就凭我们这几个人很难突围啊。”

  “我们必须得做到。”康斯坦丁面容坚毅,似乎是抱着必死的信念,“就走这条道吧,主人?”

  既然是她们的意愿,我也不好说什么。

  “出发吧。”末了,又加了一句,“小心点。”

  康斯坦丁温柔一笑:“是,主人,我马上去做准备。”

  就在这时,我看到她们身后出现了一道人影。

  我伸手一指:“有人!”

  康斯坦丁和格里芬迅速转身。

  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名皮肤黝黑、黑紫色头发的女性,身穿着贴身的铠甲,左手上还带着一面金属盾牌,她剑眉一挑、左手拄着剑道。

  “姐妹们,看样子你们情况不大好?”

  “乔安娜!你怎么会在这?”

  这位名叫乔安娜的女性的出现似乎有些出乎康斯坦丁的预料。

  “乔安娜,你难道是在等我们吗?”格里芬也很惊讶。

  “嗯。”她点了点头,又看了我一眼道,“现在没时间解释这些了,跟我来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再往前就会被发现了。”康斯坦丁停下脚步,凝重的说道,“乔安娜,拜托了。”

  名叫乔安娜的女性扬起那引人注目的紫黑色长发,自信道:“当然,可不能让主公失望。”

  主公?说的是我吗?我挑了挑眉,仍是什么都没说。

  “退无可退了,既然如此……”格里芬眼神中带着狂热,“我一定要杀最多的铁虫!”

  一行四人依托着地形小心的靠近敌人。

  咦?新型的铁虫?我探出头瞥了一眼。

  出现在眼前的五只铁虫中,有三只的形状与其他的不同,同样是短小的双足支撑,但上身是由一个散发着红光的球体组成,周身还覆盖着暗灰色的不明金属。身体的下端只配置了一把粗大的机枪,厚实宽大的弹鼓与之紧紧的黏连在一起。

  若是仔细观察,就会发现,其实两种铁虫用来支撑与移动的双足也有不同,新出现的铁虫双足更显棱角分明,而且隐约有金属光泽,像是车床制造出来的产物。

  “嘁,被铁虫侵蚀的AGS吗?”格里芬有些恼火道,“要上了哦,人类,这次你就看好吧。”

  AGS?侵蚀?那又是什么?虽然有很多疑惑,但是我清楚现在不是问问题的时候。

  我点点头:“去吧,小心。”

  乔安娜咧嘴一笑,将那柄颇具欧洲8世纪时代贵族风范的铁剑立于身前,短暂的蓄力之后,猛地右脚蹬地,整个人飞跃而起,然后精准的坠落在一只铁虫身前,将长剑狠狠劈下,力道之大,那只铁虫甚至来不及反应,臃肿的身体就被那股怪力横蛮的嵌入地表。

  其余四只铁虫迅速反应过来,纷纷将射击孔对准了乔安娜,迅速喷吐出火舌。

  刹那间,乔安娜迅速立起盾牌挡住面门,双脚仿佛扎根大地,枪林弹雨中,由是毅然不动。

  “就是现在!”乔安娜高喊道。

  一旁等待已久的格里芬与康斯坦丁迅速现出身形,并施以更猛烈、精准的反击。

  导弹的尾气在战场上留下道道划痕,那是生与死的分界,细密的子弹仿佛雨点一般四处倾斜,硝烟铺满了整个战场,混沌中,我只能看到火光的闪烁。

  我对此无能为力,只能寄希望于她们自身的实力。

  良久,轰鸣声渐渐停息,三女穿过迷雾走来,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伤势,康斯坦丁的发饰不知遗落在何处,格里芬洁白的面容布满了黑灰,乔安娜的铠甲更是破损了大半,露出了那健美的肌肉。

  见到我的眼光扫来,这位爽朗的骑士,难得有些羞赧,双颊绯红,不敢直视我的眼神。

  我不着痕迹的移开视线,这一幕被康斯坦丁精准的捕捉到了,她促狭的用手肘推了推乔安娜。

  提高音量道:“多亏了乔安娜,我们才能打赢这一场战斗啊,主人的安全今后也得托你的福了。”

  乔安娜肃然道:“保护困难中的人是骑士的责任。”

  看到康斯坦丁和格里芬的笑意,有些恼怒,但随即又想起了什么,面向我道:“说起来,我应该好好介绍一下自己的。”

  她清了清嗓子。

  “横跨海域、彼岸的骑士。祭司和预言者的女王,所有孤独信仰的保护者,祭司女王——乔安娜,现在向您——仅剩的人类表示敬意。”

  “你好,我叫山田。”我伸出手与乔安娜轻握了一下,笑着问道,“既然是女王,想必您的剑也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吧?”

  “那是当然!”乔安娜眼睛一亮,自豪的介绍道,“他叫杜兰德尔,寓意着不灭,是神圣……”

  “好啦好啦,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不是吗?”康斯坦丁劝道。

  “唔……那好吧。”乔安娜妥协了,“还有更紧急的事需要处理,希望您能原谅我无法用诗歌来表达我对您的欢迎。”

  “更紧急的事?”康斯坦丁追问道,“难道你是在说基地的事?那发生什么了吗?”

  “你倒是机灵,怪不得拉维塔会让你来负责这个事。”

  “嗯……以上只是我的猜测。”乔安娜犹豫道,“现在基地正在受到攻击,确切的说……我们都在撤退。”

  “撤退?”

  “拉维塔在战斗中受伤了,而且敌人相当的多,好像是坚持不下去了,于是我们决定先分散开,然后再重新调整战列。”

  “不可能!拉维塔她……”格里芬激动道,语气由高转低,像是安慰乔安娜,又像是在安慰自己,“别担心,我们找到了人类,如果有破坏命令的话,那帮家伙……”

  “格里芬。”乔安娜打断道,“我就知道你会那么说,所以拉维塔公爵才会派我来。”

  康斯坦丁担忧道:“姐姐她没事吧?”

  “伤口相当的大,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伤口也在慢慢愈合,你不必太过担心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康斯坦丁长舒了一口气,“那么姐姐派乔安娜来是为了保护主人的安全吗?”

  “不仅如此,也可能是想在返回基地之前,去一下灯塔底下。”

  “那么其他姐妹也会去吗?”

  “如果在基地被铁虫发现了,那可就完了,所以其他姐妹都分散开,去吸引敌人注意了。”

  “这样啊……”

  看到康斯坦丁担忧的表情,乔安娜劝慰道:“没必要太担心,拉维塔公爵是一个贤明的人,她会想到办法的,我们只要做好我们该做的事就可以了。”

  “所以……基地到底在哪里?”我问道。

  “啊,抱歉,因为监听的原因,我们已经养成不把话说明的习惯了,那里……”乔安娜顿住,露出一个笑容,“就当做一个惊喜如何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格里芬这时也加入话题:“是啊!人类最喜欢冷静的看别人一脸惊讶,康斯坦丁,我们之后再告诉他吧?”

  “真是的……”康斯坦丁歉意道,“既然姐妹们都那么说了,主人,之后再告诉您吧?”

  “没关系。”我和善道,惊喜,是啊……现在的我太需要一个惊喜了。

  “那我们出发吧。”

  “哦!”

  

终末的起源 4
没用(0)
创建于2020-05-16 14:21:19 举报帖子

  • 选择关注的人

贡献值

声望值

粉丝

  • 选择关注的人
我哪里做的不好,你可以告诉我么?

为作者打赏K币

选择赞助方式

请使用微信扫一扫